龍貓閱讀

第二章 忍辱負重

更新時間:2017-04-24 14:06 字數:2540

我心里頭略微一動,躡手躡腳地走到樓梯口處,側耳聽著樓下的動靜。

若是換做往常,每次午飯后,小舅媽都會躺在客廳的瑜伽墊上,將電視的音量調到最大,聽著電視里的溫和女聲,擺著令男人噴血的各種姿勢。

我剛搬來的時候,小舅媽還挺喜歡被我注視,有時候,還會迎合我的視線,做出更加凸顯她誘人身姿的動作。

可后來不知怎么了,我只是在客廳里停留了一瞬,她便跳起來,胸前如波似浪地沖過來,指著我的鼻子罵我圖謀不軌,說我眼睛太賊了,就是看她身材太好,才會住在她家里一直舍不得走。

罵到興起處,她還抬起自己的粉嫩小腳,往我的關鍵部位上踢,那副歇斯底里的樣子,好像我剛用非常手段把她給上了。

說實話,她的身材太好了,臉蛋也漂亮,再加上成熟女人的豐韻,別說我了,就是任何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跟她同住在一個屋檐下,都會忍不住在她一字馬挺臀俯胸的時候撲上去……

那個姿勢,太他媽誘人了。

可是現在的我,別說是撲上去了,連看都不敢看她。被她辱罵一頓,我還能咬牙忍下去,但小舅舅出國前看我的眼神兒也很怪異,還經常催我找個女朋友,說我別被憋壞了,那神態和語氣,像是擔憂我早晚有一天會給他戴綠帽子。

“娜娜,把客廳收拾干凈,我要開始鍛煉了!

聽這聲音,小舅媽應該是剛從臥室里走出來。而且很高興,好像是有什么喜事兒。

我看了眼手機,發現她開始做瑜伽的時間,比以往推遲了半個小時左右,那正好是我與神鬼法鯊買家溝通的時間段。

難道,夜里沒了男人滋潤的小舅媽,真的是一口氣購買四樣兒成人用品的顧客?!

樓下那耳熟的音樂又響了起來,我不用看,都知道小舅媽第一個動作就是一字馬俯身,臀部弧線誘人,胸前風光畢露,就好像擺好了姿勢在等著男人進攻似的。

再一聯想她購買的東西,我腦子里就不可抑止地浮現出一幅畫面:小舅媽躺在床上,用我店里的四樣兒寶貝,上下前后全被填滿,呀呀氣喘,香汗淋漓,豐滿身材在薄透睡衣下若隱若現,像個肆意放縱的失足婦女……

“莊生!你在這干什么呢?”

我正胡思亂想間,耳邊響起一聲沉喝,是小保姆娜娜。

可能是我剛才想得太出神兒了,竟沒發現她上了樓,我正要解釋,她卻向我身下瞄了一眼,待見到我略微有了點反應后,臉上閃過一絲譏嘲,大笑道:“琳姐,你這小外甥可真是血氣方剛,聽你的聲音都能往那個方面想!”

我被她說得臉上發燙,低著頭往房間里走。

“別走啊,我帶你下去看看嘛,琳姐又解鎖了幾個姿勢呢!”娜娜嬌笑著,伸手就過來抓我。

“這個煞筆猥瑣宅男,一天竟干些惡心事兒,你給我抓住他,我今天非得打死他不可!”小舅媽的聲音傳了上來,透著股壓抑不住的喜悅。

就好像是,又找到了可以虐待我的借口。

我用力掙開娜娜的爪子,三步并作兩步地回了臥室,將房門甩得山響。

雖然關著門,可也擋不住兩個臭娘們故意拔高的嗓音。

“娜娜,以后你的內衣褲可得藏好了,小心別丟了啊,家里有條什么事兒都干得出來的公狗呢!”

“琳姐,你睡覺時候也得鎖門呢,瞧你這前凸后翹的,我都動心了,別說是男人了!”

小舅媽狠狠地呸了一聲,繼續說:“男人?那他媽也叫男人?一天天的除了吃就是睡,腦子里還總想著骯臟事,應該把他賣到酒吧去,做男公關,天天趴在有錢肥婆的裙子底下,才能體現出他的價值!

娜娜放浪地笑了幾聲,說:“男公關?琳姐,你可別逗我了,能做男公關的都得啥長相,啥身體素質,他……呵,他喘幾下就該不行了吧!

“長成什么樣也是他那早死爹媽給的,人各有命,條件這么差,還不知道努力一下,狗還知道討好主人才有飯吃呢!你說他活得這么窩囊,思想這么齷齪,是不是他爹媽死得太早的緣故?”

說到這,小舅媽話鋒一轉,“怎么的?聽你這意思,你還去找過男公關?”

“琳姐,最近健哥不在家,你是不是心癢癢了?噢,不僅心癢吧?晚上我帶你去個好地方!”

“別瞎說,其實我對那事兒興趣不大,主要是你健哥每天晚上……”

小舅媽的聲音漸漸小了,可能是下樓去了。

她們雖走遠了,可那些刺耳的譏諷辱罵,卻始終在我腦海中盤旋,像是趕不走的蒼蠅。

我只感覺有一團怒火在心頭升起,不是慢慢炙烤的溫吞燭火,而是電焊時發出的高溫火花,在我的胸腔中炸裂,灼燒著我的五臟六腑。

我瞪著眼睛,雙手緊握成拳,指甲深深地刺進了肉里,沒多久,掌心處便傳來一片溫熱。

惟有借此疼痛,我才能克制住內心的沖動,才能讓自己保持冷靜,不會沖出去與小舅媽理論。

我知道,她說得那么難聽,就是為了激怒我,踐踏我的尊嚴?墒,我像個囚徒般,把自己關在幾平米的小房間里,既沒礙著她們什么事兒,又從沒招惹過她們,她們為什么還要天天欺負我?不僅像是罵牲口般罵我,還要羞辱我的父母?

許是怒氣太盛,導致氣血上逆,我突然覺得頭昏腦脹,太陽穴突突直跳,視野里被一片猶如繚繞霧氣的血色所覆蓋。

仇恨,漸漸轉化成了我要實施報復的動力。一個精妙的計劃,在我腦海中漸漸成形。

我盯著阿里旺旺上面的聊天記錄,心中冷笑道: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,裝什么裝,老子要讓你原形畢露!

我把貨款轉付給廠家,并且還給廠家工作人員留了幾句話,希望他一定照做。

制造夫妻用品的廠家就在本市郊外,只要是我拿貨,他們都會盡快派貨,當然,快遞費得從我的利潤里扣除,但這一次,我沒有心疼錢,而是讓廠家安排同城快遞,中午下單,傍晚就能到貨那種。

到了晚餐時間,小保姆娜娜并沒有給我送飯,聽著樓下碗筷碟盤碰撞時發出的輕響,我的肚子也跟著嘰里咕嚕地叫了起來。

我中午本來就吃得很少,晚上再一粒米都不吃,鐵打的身子都扛不住啊,聽著她們夸贊清蒸鯽魚多么鮮美,醬鹵鴨掌多么好吃,我只感覺血液倒流,頭昏眼花,手腳上的力氣都消失了。

我搖搖晃晃地下了樓,向餐廳的方向走去。

小舅媽看到我以后,紅唇微揚,露出個似笑非笑的表情,然后抬起手,把我的餐盤推下桌子。

清蒸鯽魚、醬鹵鴨掌、還有香噴噴的白米飯,像是一灘沒有完全消化的排泄物般堆在地上。

“吃吧,莊生,不要客氣嘛!

我看著小舅媽充滿嘲弄的嘴角,以及娜娜鄙夷的眼神,想要咆哮,想要怒吼,想要把這兩個女人撕成碎片!

但是,我要真那么做了,我的計劃就泡湯了,我的人生也毀了。

我調轉頭,一聲不吭地往樓上走。

“小兔崽子,還挺倔呢……”

小舅媽又說了些尖銳刺耳的罵人話,可我為了計劃能夠順利進行,咬牙克制著自己的情緒,走上樓梯以后,嘴巴里已經被我咬出了血腥味。

這時,小舅媽的手機鈴聲,響了起來。

“噢?這么快啊,我給你開門,你坐電梯到9樓!

快遞來了?!

我心頭一震,馬上來了精神。^_^

鄂ICP備17005323號-1 WangWen.com Copyright @ 2017 武漢文網文傳媒有限公司@版權所有
淘宝快3和值走势 山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明日必涨股票推荐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 黑龙江p62开奖视频 股票指数日收益率 云南11选五5前三组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视频 吉林十一选五任五今天开奖号 黑龙江22选5玩法中奖规则 2011年上证指数走势图